跳往主要內容

重要通知

  • 2019年11月13日

    「樂施毅行者2019」取消

    原定11月15至17日舉行的「樂施毅行者」取消,詳情請瀏覽活動Facebook和網站(www.oxfamtrailwalker.org.hk)。

開始主要內容

專題故事

非洲2019年10月31日

奪回森林權 翻身做主人

樂施會 - 圖像

樂施會

樂施會是一個獨立的發展及救援機構,致力消除貧窮以及與貧窮有關的不公平現象。

數月前的亞馬遜森林大火觸目驚心,大火中消失的除了大樹、動物和牠們的棲息地,還有貧窮人的生計。大火正好代表了在全球暖化和經濟發展中,森林處境的危急,而一步步吞噬森林的,並不止山火。根據聯合國的數字,地球表面的三成面積是森林,全球有約16億人依靠森林維持生計,其中包括7,000萬土著人民。他們大多依靠森林的資源過著簡樸的生活,包括在印度恰蒂斯加爾邦(Chhattisgarh)小村莊Jarandih中成長的Charan。

這是當地原住民合作繪畫的村莊資源地圖,Charan正講解他的部落如何利用GPS系統管理附近的祖傳森林土地。(攝影︰陳詩韻 / 樂施會)
這是當地原住民合作繪畫的村莊資源地圖,Charan正講解他的部落如何利用GPS系統管理附近的祖傳森林土地。(攝影︰陳詩韻 / 樂施會)

經過3小時的長途跋涉,在搭乘汽車、電單車並徒步橫渡一條小河後,樂施會的同事終於由該邦的市中心抵達Jarandih村。

與很多最弱勢的印度部落一樣,24歲的Charan和其他原住民的祖先在森林邊緣居住了數百年,但在2006年印度《森林權益法案》頒布前,政府一直拒絕承認部落有管理和使用森林資源的權利,更將他們當成佔據森林的非法入侵者。

當年立法的意旨是藉由承認原住民族的權益,來改善赤貧部落的生活。根據該項法案,原則上至少有1.5億人口有權使用大約4,000萬公頃的森林土地,但過去十多年,印度經濟發展迅速,對土地的需求愈來愈大,國家林業部門的工作向大型企業傾斜,利潤豐厚的採礦項目得以優先發展,很多地方政府經常以證據不足為由,駁回部落就森林權益提呈的申索。這些開發項目造成森林退化,影響原住民的生計,令他們幾乎流離失所。

對原住民來說,要名正言順拒絕外來者大規模的伐林行動,獲政府承認部落享有管理和使用森林資源的權利是至關重要的一步。(攝影︰Rohan Mukherji)
對原住民來說,要名正言順拒絕外來者大規模的伐林行動,獲政府承認部落享有管理和使用森林資源的權利是至關重要的一步。(攝影︰Rohan Mukherji)

2007年,聯合國通過《原住民人權宣言》,當中列明「在任何可能影響其土地、領土或其他資源,特別是涉及發展和利用礦產、水或其他資源的開發項目審批前,國家應當通過以原住民認可的形式,與其進行充分地協商和合作,取得他們自主的優先知情同意權」。條文清楚確立原住民權益在發展中須得到尊重。

在合作夥伴Khoj Avam Jan Jagrit的協助下,樂施會向當地的森林住民提供培訓,教導他們運用全球定位系統(GPS)將森林的邊界在地圖上標示出來,把祖傳對領土的口述記憶整理成文本證據,用以申領土地權益,甚至解決與相鄰村莊的土地紛爭。除了參與GPS培訓外,Charan亦是社區內的森林權利委員會的成員。他說:「只要我們保護森林,森林會回饋我們維持生計所需的一切。」

當地合作夥伴正向樂施會同事(右二)解說,村民會在樹幹上劃上綠色記號,方便用GPS定位,以及了解附近其他植物的生長情況。(攝影︰樂施會)
當地合作夥伴正向樂施會同事(右二)解說,村民會在樹幹上劃上綠色記號,方便用GPS定位,以及了解附近其他植物的生長情況。(攝影︰樂施會)

經過多年的努力,最近,他的部落成功爭取政府承認他們祖傳的森林權益。Charan自信地向我們講解他們如何管理這片社區森林,還展示一幅由當地原住民合作繪畫的村莊資源地圖,地圖上清晰地標示出各種用地的範圍,如特定的放牧區和各種作物的種植區。

森林權利委員會經常組織原住民收集和記錄關於森林區域的資料,用以規劃如何更好地管理森林資源。原住民更定期巡邏森林,防止山火,當地政府最後對他們管理森林的能力給予正面評價;他們更成功阻止了一間企業在社區森林裡非法採砂。現時,原住民享有從森林中收集並售賣枯枝木材的權利,其中一次集體收集更為村莊帶來了十萬盧比(約一萬二千港元)的收入。

過去十年,樂施會在多個原住民聚居的城邦協助他們成功爭取森林權益,使他們能夠在受法律保障的情況下出售非木材森林產品,令原住民的生計得以改善。一位村民總結道:「我們曾經以為林業部門是森林的主人,但原來我們才是保護和擁有這森林的人。」

更重要的是,除了土地,他們還傳承了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智慧。
 

原住民會定期巡邏森林,防止山火。由於森林幅員遼闊,巡邏隊每次出勤的時間由數日至一星期不等。巡邏隊會用手上的竹枝象徵「交接班」,並用以驅趕途上遇到的野生動物。(攝影︰陳詩韻 / 樂施會)
原住民會定期巡邏森林,防止山火。由於森林幅員遼闊,巡邏隊每次出勤的時間由數日至一星期不等。巡邏隊會用手上的竹枝象徵「交接班」,並用以驅趕途上遇到的野生動物。(攝影︰陳詩韻 / 樂施會)

Subhas是森林權利委員會的成員,他正以「刪枝技術」修剪樹幹上的多餘和壞死部分,令樹木可以繼續健康生長。(攝影︰Rohan Mukherji)
Subhas是森林權利委員會的成員,他正以「刪枝技術」修剪樹幹上的多餘和壞死部分,令樹木可以繼續健康生長。(攝影︰Rohan Mukherji)

當地的原住民數百年來都倚靠森林的天然資源為生,他們會在不破壞森林的大前提下,採摘水果、蘑菇和堅果,作為糧食或送到市場出售。(攝影︰陳詩韻 / 樂施會)
當地的原住民數百年來都倚靠森林的天然資源為生,他們會在不破壞森林的大前提下,採摘水果、蘑菇和堅果,作為糧食或送到市場出售。(攝影︰陳詩韻 / 樂施會)

原住民會將從森林拾回來的乾草編織成不同的家品自用和出售,Budhia(左)和Talap(右)正在編織掃帚。(攝影︰Rohan Mukherji)
原住民會將從森林拾回來的乾草編織成不同的家品自用和出售,Budhia(左)和Talap(右)正在編織掃帚。(攝影︰Rohan Mukherji)

原住民婦女有自己一套的養生和保健智慧。她們知道有什麼森林果實可以緩解經痛,以及有助女性產前產後調理身體。(攝影︰Rohan Mukherji)
原住民婦女有自己一套的養生和保健智慧。她們知道有什麼森林果實可以緩解經痛,以及有助女性產前產後調理身體。(攝影︰Rohan Mukherji)

 

原文刊於《都市日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