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往主要內容
開始主要內容
在職貧窮與勞工待遇

2017年「勞力是......窮得只剩份工」視覺藝術展」,參展藝術家廖家宜的作品「清潔工主題樂園」,引發公眾關注清潔工工作安全和待遇問題。(攝影︰謝至德)

助人自助 共建無窮世界

單次捐款 每月捐款

更新於2020年8月28日

香港在職貧窮現況

香港的在職貧窮問題嚴重,據《2018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》,2018年在職貧窮家庭有逾14萬戶人口達45萬

在職貧窮背後問題重重,首先法定最低工資水平過低,令基層有工作而未能脫貧。其次,就業市場趨向零散化,而社會對零散工保障不足。2018年在職貧窮人士中,有逾30%從事兼職或就業不足。然而,《僱傭條例》自1968年制訂半世紀以來,並沒有就非「連續性合約」的僱傭權益,提出任何修訂及補充,未能配合勞工市場出現的結構性改變。

再者,以強積金抵消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安排討論多年仍未取消,嚴重影響基層工友權益。遣散費及長服金是作為僱員被解僱的補償,與強積金作為退休保障不應混為一談。對沖機制令陷於在職貧窮的基層工友,失去大部份退休儲備,更容易陷入長者貧窮。而疫情影響經濟,失業潮湧至,基層工友更首當其衝。
 

樂施會政策倡議

放寬短期失業援助

樂施會聯同三個民間團體在3月26日發布《基層市民在疫情下的就業情況問卷調查》結果,顯示農曆新年後基層工友失業人數急升四倍。

Unemployment Survey

樂施會促請當局:

- 放寬「短期失業援助」資產限額到在職家庭津貼水平,並豁免計算保險計劃的現金價值及紅利等
- 翻查曾領取職津或各項學生資助計劃人士的強積金戶口,主動邀請自2月起沒有供款者參與計劃

- 積極推廣計劃,讓更多失業人士獲得緊急現金津貼

了解更多

 

改善政府外判工待遇,關注疫情下清潔工處境

2020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爆發,防疫用品如口罩、消毒用品供不應求,價格急升,樂施會除落區向弱勢社群派發物資外,亦於2月初聯同多個夥伴團體於訪問了全港15區共149位外判清潔工,了解他們在疫情下的需要和困難。調查結果於2月18日公布,不少受訪者表示保護裝備嚴重不足。

Uncle Keung

樂施會和夥伴促請政府:
-每月提供130萬個口罩予清潔工
-將是次肺炎列入香港僱傭補償條例職業病範圍內
-加強巡查及監察,確保前綫清潔工人的職業安全健康
-在未有充足培訓及裝備下,不應要求工友清理家居檢疫人士垃圾

-制訂防疫指引,要求外判清潔公司推行防疫知識培訓

檢討最低工資訂立機制

在短期政策以外,政府亦有責任確保勞動有合理回報,讓在職人士有能力讓自己和家人過有尊嚴的生活。樂施會促請政府每年檢討最低工資,並在釐定最低工資時,考慮三項原則:
-  最低工資升幅應足以應付通脹;
-  水平應考慮目前香港「一養一」的扶養率;及
-  水平應高於現有社會援助水平。

另外,政府作為最大的僱主,應全面檢討政府外判制度;率先取消強積金與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對沖,加快落實全面取消對沖機制;向外判基層工給予高於最低工資水平的生活工資,更應鼓勵商界仿傚。

修訂「僱傭條例」,保障「零散工

樂施會在2017年6月發布《低收入零散工概況調查報告》,發現逾八成從事零散工的受訪者得不到基本勞工權益保障。樂施會要求政府盡快修訂《僱傭條例》保障零散工,以遏止在職貧窮趨勢,尤其是婦女貧窮的問題惡化。

樂施會敦促勞工及福利局、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等應推動勞工顧問委員會盡快修訂「僱傭條例」,重啟檢討「4.18」規定,增加《僱傭條例》裡面對非全職工人,特別是「非連續僱員合約」的勞工保障。

    公眾教育項目︰「勞力是…… #窮得只剩份工」視覺藝術展

    政策倡議以外,為令市民能更了解基層工友的生活以及在職貧窮的問題,樂施會於2017年1月與策展人謝至德一起舉辦「勞力是......窮得只剩份工」視覺藝術展。清潔、保安、速遞工友親身向參展的藝術家分享他們的處境和困難,11個藝術單位從中吸收理解,並透過藝術創作呈現基層工友的辛酸以及背後的不公平現象,藉此加深公眾了解在職貧窮背後的結構性問題,引發公眾反思勞動價值。網上逛展覽

    清潔工興姐的分享

    Madame Hing

    「很多市民見到清潔工都會『掩口掩鼻』,展覽後,一些住客卻對我說句加油,已經令我感受到尊重。」

    做了11年清潔工的興姐展覽開幕禮上看到自己的相片,大為自豪,希望更多人明白清潔工的辛勞和辛酸,爭取合理回報。

    (攝影:Derek Yung)

     

    「特別是夏天,早上開工打開垃圾筒時,傳出的氣味真係好臭。」做了11年清潔工的興姐說。

    垃圾不但臭,有時還可以是危險的利器。「當垃圾包沿垃圾槽從高層掉下時,衝力會弄破裡面的玻璃樽,飛彈出來的碎片足以傷人。」滿手傷痕的興姐說,然而,她的工作完全沒有保護裝備,由清潔工具,甚至手套也要自己買。

    興姐每日工作九小時,得到的是最低工資。她說:「每日清理數百斤垃圾,消耗很多體力,有時真係好想放假休息。」雖然法例規定員工每工作六日就有一日假,但僱主經常以不夠人手為理由,威迫利誘工人不放假,令到基層工友經常要長期工作。每當遇上大時大節,尤其是農曆新年前夕,垃圾量大增,興姐更往往要凌晨三時就開始工作到晚上。

    除工時長外,缺乏應有的勞工保障是基層工友經常面對的另一困境。「僱主很多時每數年跟工友重新簽約,令我們不能領取到長期服務金。」興姐帶點不忿地說:「最低工資實在太低,應該上調一下。」目前政府外判合約中「價低者得」的投標安排,其實是默許承辦商為了成功投標而犧牲工友利益。

    香港之光吳安儀發聲撐興姐

    女子桌球世界冠軍吳安儀也跟著興姐代入清潔工的身份,參與策展人謝至德作品《有名有姓》的拍攝,呼籲公眾一同關注在職貧窮問題,也為興姐打氣。

    「清潔的工作看似低下,其實在社會中十分重要。(清潔工)才是香港之光!」

     

    女子桌球世界冠軍吳安儀

     


    樂施會的政策研究及倡議

    2020年9月樂施會反對凍結最低工資加幅
    2020年6月就「檢討法定最低工資水平」的意見書
    2020年3月基層市民在疫情下的就業情況問卷調查
    2018年12月香港生活工資研究報告
    2018年10月香港不平等報告
    2017年6月低收入零散工概況調查報告
    2016年10月香港貧窮狀況報告 2011至2015
    2015年10月樂施會就推動取消強積金抵消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安排的建議
    2015年9月香港在職貧窮報告2010至2014
    2013年12月有兒童的在職貧窮家庭生活狀況意見調查
    2013年4月在職貧窮趨勢及低收入家庭補貼建議
    2012年11月香港在職貧窮家庭狀況報告2003至2012

    助人自助 共建無窮世界

    單次捐款 每月捐款


    了解更多本地貧窮問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