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往主要内容
开始主要内容

在职贫穷与劳工待遇

在职贫穷与劳工待遇

上图为「劳力是......穷得只剩份工」视觉艺术展参展艺术家廖家宜作品「清洁工主题乐园」,谢至德摄。


香港的在职贫穷问题严重,据《2016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》,2016年在职贫穷家庭有逾14万户,人口达47.5万。法定最低工资在2011年实施至今,一直落后于通胀。

乐施会促请政府检视最低工资水平,保证水平足以令打工仔应付自己同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;最低工资每年一检,以至让劳工阶层收入能追上通胀;并检讨外判制度,保障基层工友。
 

Poverty. Full-time

「劳力是......」

乐施会2017年和摄影谢至德一起策划了「劳力是......穷得只剩份工」视觉艺术展,有11个艺术单位参与,希望透过艺术引发公众反思劳动价值。

Learn more


 


政策研究

 

《磨得穷》

//求月薪 基本需要
唔入衰仔纸 钱又要
还要做对冲 骗我赚了......//

 

为了引发公众反思劳动价值,视觉艺术展制作了主题曲《磨得穷》,改编自《陀飞轮》,鸣谢创作歌手徐嘉浩演唱。

 

制造在职贫穷的最低工资

 

Madame Hing

「很多市民见到清洁工都会『掩口掩鼻』,展览后,一些住客却对我说句加油,已经令我感受到尊重。」

---兴姐

清洁工友兴姐杜建兴在「劳力是......穷得只剩份工」视觉艺术展开幕礼上看到自己的相片,大为自豪,希望更多人明白清洁工的辛劳和辛酸,争取合理回报。(摄影:Derek Yung)

 

「特别是夏天,早上开工打开垃圾筒时,传出的气味真系好臭。」做了11年清洁工的兴姐说。

垃圾不但臭,有时还可以是危险的利器。「当垃圾包沿垃圾槽从高层掉下时,冲力会弄破里面的玻璃樽,飞弹出来的碎片足以伤人。」满手伤痕的兴姐说,然而,她的工作完全没有保护装备,由清洁工具,甚至手套也要自己买。

兴姐每日工作九小时,得到的时薪是最低工资的34.5元。她说:「每日清理数百斤垃圾,消耗很多体力,有时真系好想放假休息。」虽然法例规定员工每工作六日就有一日假,但雇主经常以不够人手为理由,威迫利诱工人不放假,令到基层工友经常要长期工作。每当遇上大时大节,尤其是农历新年前夕,垃圾量大增,兴姐更往往要凌晨三时就开始工作到晚上。

除工时长外,缺乏应有的劳工保障是基层工友经常面对的另一困境。「雇主很多时每数年跟工友重新签约,令我们不能领取到长期服务金。」兴姐带点不忿地说:「34.5元时薪实在太低,应该上调一下。」目前政府外判合约中「价低者得」的投标安排,其实是默许承办商为了成功投标而牺牲工友利益。

为令市民能更了解基层工友的生活以及在职贫穷的问题,乐施会于2017年1月与策展人谢至德一起举办「劳力是......穷得只剩份工」视觉艺术展。清洁、保安、速递工友亲身向参展的艺术家分享他们的处境和困难,艺术家从中吸收理解,并创作艺术作品。清洁工兴姐便是其中一位艺术家探访的工友。

女子桌球世界冠军吴安仪也跟著兴姐代入清洁工的身份,参与策展人谢至德作品《有名有姓》的拍摄,呼吁公众一同关注在职贫穷问题,也为兴姐打气。

「清洁的工作看似低下,其实在社会中十分重要。(清洁工)才是香港之光!」

----吴安仪


女子桌球世界冠军吴安仪参与策展人谢至德作品《有名有姓》的拍摄,体验清洁工兴姐的前线工作,呼吁公众一同关注在职贫穷问题,也为兴姐打气。

 


了解更多本地贫穷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