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往主要内容
开始主要内容

香港少数族裔人士学习中文 – 挑战与出路

香港少数族裔贫穷概况

虽然不少少数族裔人士在香港生活多年,但一直也未能融入华人社会。最大的藩篱是,他们未能掌握香港社会的共通语言──广东话听说和中文读写。

回归后,中文更被广泛使用:大学入学、公务员入职/晋升要求、私人机构更著重「两文三语」人才、政府文件/公告只提供中文版本等,不懂中文带来的问题更为凸显。

欠缺中文语境

可是,无论在学校或在家,少数族裔学童也很少机会接触中文。如果他们入读取录较多非华语学生的学校,便会以英文上课。而接触的多为同族裔或是以英语沟通的同学,缺乏学习和运用中文的机会。在家里亦没有人能教导学生中文功课和陪伴他们阅读中文图书;对于低收入的少数族裔家庭,更欠缺资源改善现状。不少学生,坐在课室,苦等下课,年月日渐消磨他们对中文、以至学习的兴趣。

2006年,政府首次发放津贴予录取较多非华语生学校,让学校聘请人手、提供其他中文学习支援,这令情况略有改善。少数族裔学生的中文水平一般也逊于华语学生。与此同时,他们更需面对以中文来学习其他科目的困难。

少数族裔学生学不好中文,要在中学文凭试考获第三级(大学取录的最低成绩要求),几近不可能。所以,他们当中,八成改考大学联招认可的「其他中文资格」,但这又带他们走入另一个困局,因「其他中文资格」试的中文水平只相等于香港小三至初中程度,故此,在报考大学时,不能报读某些职业的学系,如:传理学系、社会工作系、护理系、教育系,即使成功入读大学,其中文程度也不足以应付中文读写。

读写差影响就业

「学业成绩逊、自信心低、学习动机低、学业成绩更逊」,这个恶性循环,窒碍他们的心智、个人成长和日后的发展机会。

就这样,一晃眼,便是一代少数族裔人士在港的学习经历。他们能够接受专上教育也不俗,更多在中学毕业后便直接外出工作。在今日香港,这些不谙中文、低学历、社会网络薄弱的少数族裔青年, 社会流动机会受到极大限制。

十五岁以后才来港的少数族裔人士,学习中文的机会比这批本土成长的青年更乏善可陈。与其等待教育局分派一个中学学位,很多人干脆外出找工作。但他们的工作选择十分有限,主要集中所谓“3D jobs”的工作选择:Dirty, Dangerous, Demeaning(肮脏、危险、低下)。因收入不足,兼做两份工作,也不是鲜见的事。就算少数族裔人士想持续进修中文,现时社区中心提供的中文课程时间有限、内容不一,难以学好应付生活所需的中文。所谓「知识改变命运」的机会,离他们很远。

政府支援不足

虽然政府在2014年《施政报告》首次公布为少数族裔学生提供「中国语文课程第二语言学习架构」等措施。但支援只涵括中、小学,不包括最重要的学前阶段。而政府也不要求接受津贴的学校,必须为非华语学生设立「中文沉浸独立班」,按少数族裔学生年岁或语文程度编配一起上课,集中支援他们学习中文。此外,「学习架构」更未有配合以中文作为教学语言,协助他们学习其他科目。对于少于十名少数族裔学生的学校,获得的拨款更少,很多学校反映实在难以提供有系统和全面的中文学习,而事实上,在全港所有录取非华语学生的中小学校中,七成多只取录10名以下的非华语学生。政策宣布至2014/15学年实行,准备时间仓卒,配套不足,具体成效有待观察。肯定的是,对于这个由上而下的政策,大部份取录少数族裔的学校、教师和少数族裔学生、家长,都未被咨询,亦未有准备。

乐施会建议︰提早学习、加强支援

我们希望政府从善如流,把中文学习支援伸延至幼稚园学生,帮助少数族裔学生尽早打好中文听说读写的根基,同时,应订立以中文学习其他科目的措施和拨调资源;在全港录取非华语学生学校,全面推行「学习架构」;当局应要求受资助的学校开设「中文沉浸独立班」,集中支援他们学习中文,及以中文学习各学科。当局日后检讨「学习架构」、各支援的成效、教师培训、教学教材配套、公开中文考试标准等等,也要公开和透明,让各界参与,了解哪一种支援模式最配合以中文作为第二语言学生的学习需要。

这个新架构在香港才刚起步,还有很多改善的空间,特别是加强「听说」和「读写」的连系,因为能听讲广东话的,不一定能读写中文。若能针对加强教导,少数族裔学生便更容易掌握学术中文,帮助理解各科目,考获佳绩并增强自信心。除了适龄学童,社会也要重视成人中文教育,让成年才来港的少数族裔人士亦有机会学习中文。掌握中文除了能帮助他们找工作、社会共融外,同时也可让家长辅导子女学业,巩固学童的家庭教育。

政府制定中文学习支援应惠及幼稚园至成人,只有全面规划才符合少数族裔的中文学习需要,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,让他们与华语学生一起学习成长,跟大众一样拥有接受持续教育的机会。这也有助打开各类职业的选择之门,让少数族裔人士参与社会流动,脱离贫穷和冲破种种的无形社会藩篱。

南亚裔人士的在职贫穷率

下载乐施会研究报告